早上阿母傳了簡訊,問說這週末有沒有要回家。

說是禮拜天有二叔的法事。

 

我才想到,昨晚做了夢,夢見二叔。

真是奇妙呢!一直想夢卻夢不見,卻在偶然間夢見了。

那是一片近海的草原,草生得一個人高,黃綠黃綠的,風不大但草被吹的一片起伏,我跟媽就在草原旁的馬路等著車。車來,一打開門,是二叔。

我開心的看著坐在車子裡面的二叔,很高興原來一切不是真的,仔細端看著二叔手腳,我哭了。

喜極而泣。

原來還好好的。

 

我一直有種他還在的感覺,只是出遠門忘記回家了。聽過某人說,只要他還在心中,他就永遠存在著。

是吧?

 

可是那只是個夢阿…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Norikome 的頭像
Norikome

米桶非飯桶

Noriko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